您所在的位置:知识普及 - 节能减排带来成长契机
您的电脑上还未安装FlashPlayer,请安装后重新刷新页面
最新文章   TOP10
[19-01-09]
[18-10-18]
[18-10-18]
[18-10-17]
[18-10-17]
[18-09-30]
[18-09-30]
[18-09-30]
[18-09-30]
[18-09-30]
开馆时间:周一至周五
上午:8:30—11:30
下午:15:00—17:30
联系电话:0771-5655659
     0771-5655466
节能减排带来成长契机
来自:科学时报 创建时间:7/29/2011 5:52:36 PM 阅读次数:2128
 

在以煤为主要能源的中国,煤不仅带来了温室气体、粉尘污染等问题,也包揽了90%二氧化硫的排放。

硫化物是“空中死神”——酸雨的罪魁祸首之一。在全球节能减排的呼声中,硫化物排放从“应当减少”变成了“必须减少”。

可是,全国那么多企业都还在依赖着高硫煤过活。“不减排,就停产”的号令传来,让他们一筹莫展。

在国家政策和企业利益微妙的拉锯战中间,一批新生力量却悄悄成长起来了。

变革带来机会

我国烟气脱硫技术始于电厂。上世纪80年代末,国家就开始在火电厂中引进脱硫技术。

然而,另一个能耗大户——钢铁冶金行业,却一直处于“没人管”的状态,大量含硫废气被随意排放到了大气中。

在钢铁冶炼流程中,烧结工艺造成的污染尤为严重。在整个钢铁厂产生的废气中,烧结工艺产生的二氧化硫含量高达46%

2005年,国家对脱硫标准进行了强制规定,要求现有钢铁企业烧结机二氧化硫排放标准为600mg/Nm3,新建钢铁企业烧结机到2010年的排放标准为100mg/Nm3

一些人的难题,对另一些人来说却是契机。

北京中冶设备研究设计总院有限公司冶炼工程事业部主任工程师冯京跃就觉得自己的工作单位很有“眼光”。

中冶设备研究总院成立于1978年,原名冶金工业部北京冶金设备研究所,是由国家科研事业单位转制的科技型企业,从事冶金设备技术的研究和设计。

从“吃皇粮”的事业单位转制成必须自力更生的企业,逼着中冶设备研究总院开始关注政策变化和市场需求。

“我们原来是搞冶金设备研究开发的,现在面临过渡到工程化企业的问题。”冯京跃说,“我们起步比较晚,所以必须要发挥自身优势。这两年来,我们抓住了节能减排的时机,有针对地进行了突破。”

近年来,中冶设备研究总院迅速开发出烧结烟气脱硫、余热发电、钢渣粒化等一系列专门针对节能减排的技术。其中,该院的氨法脱硫技术,也终于实现了烧结烟气脱硫从电厂向钢铁冶金行业的转移。

以废治废 变废为宝

钢铁联合企业的焦化工艺中,会产生副产品氨气。氨气制成氨水直接进行脱硫,形成的脱硫产物是硫酸铵。

硫酸铵可以用作农业用化肥。“这就可以达到以废治废、变废为宝的效果。” 中冶设备院院长助理陈新良说。

2007年,中冶设备研究总院烧结烟气脱硫项目正式立项,经过一年的调研、攻关,核心工艺路线于2008年初确定下来。

同年,经过公开招标,中冶设备研究总院拿下了云南玉溪新兴钢铁有限公司烧结机烟气脱硫建设工程的订单,并于2009年底正式竣工。

至此,这一科研成果算是落了地,但中冶设备研究总院的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

原来,烧结烟气脱硫虽已没有什么技术上的难点了,但在钢铁企业里的应用,还是一片空白。一些企业曾尝试直接从电厂移植,但脱硫效果却并不特别理想。

与电厂相比,钢铁冶金行业烟气脱硫有一些不同的特征。如冶金行业含硫量比电厂偏低,不易脱除;冶金企业烟气温度远高于电厂等。

“这项技术在钢厂里是个空白,谁来做都会面临第一个吃螃蟹的问题。”冯京跃坦承,“我们的整体工艺流程是畅通的,但工程初期的确存在许多问题。”

为了能随时解决这些问题,中冶设备研究总院派了一名技术人员长期“驻扎”在了玉钢。

“我们搞工程的,就是要在实践中不断地摸索改进。”冯京跃表示,“每次工程改造都会解决一些问题,也会发现一些新的问题,每个成熟的工程技术,都是这样慢慢磨出来的。”

开始的时候,设备中有一种材料用的是橡胶,可不久之后工程师发现,橡胶会被氨水腐蚀,于是又换成了不锈钢板,腐蚀现象得到了很大改善。现在研发人员还在对不锈钢板的型号作进一步的测试和完善。

 “脱硫技术在机理上比较简单,但真正要将工艺技术工程化,做一个较完善的工程,确实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冯京跃说。

赢得信任

在烧结烟气脱硫工程技术方面,中冶设备研究总院是个“新手”。但在玉钢项目的招标中,它却从诸多有电厂项目经验的竞标企业中脱颖而出,赢得了客户的信赖。

“我们虽然之前没有业绩,但是我们作了大量研发,所有流程都进行了仿真模拟研究,理论上准备得较成熟。除了经验,客户更看重的是技术研发水平和工程实施水平。”中冶设备院冶炼工程事业部高级工程师王青告诉《科学时报》记者。

工程研究和基础研究不同的地方在于,每个项目必须要针对企业的具体需求,根据不同的场地、生产条件制定不同的施工方案。“我们不做一锤子买卖,就算是项目结束了,出现问题也会随叫随到。”冯京跃说。

与一些行业内大型设计院或工程公司相比,中冶设备研究总院的规模并不算大,冯京跃也承认,大院一个工程项目就有几十个亿,“如果都跟大院去拼,投一百回标一百回中不了”。

于是,中冶设备研究总院另辟蹊径,转而去做自己有优势的分项工程,以技术含量和工程质量取胜。“不敢说比别人做得大,但要比别人做得精;不敢说做得是最好,但要做到自己认为最好。”

在这种信念的带动下,近几年来,中冶设备研究总院落地的工程中,脱硫效果得到了承认。玉钢的项目里,含硫量3000 mg/Nm3以上的烟气经过脱硫后,排放量只有60~70 mg/Nm3

不过脱硫这件事,对于中冶设备研究总院来说,还有更加深远的意义。

节能和减排两个概念虽然总是绑在一起出现,但对企业来讲,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节能能为企业节省成本,带来直接的经济效益;但是减排却更多的是一种政府行为。“一般来讲,如果国家不进行控制,企业一般不会主动开展。”冯京跃说。

为了完成减排任务,企业就要有额外的开支,烧结烟气脱硫似乎无法成为一桩赚钱的买卖。

“这个项目对我们来说,社会效益要比经济效益大一些。”陈新良表示,“我们作为国家科研单位,本身就承担着给社会作贡献的责任。不过我们也从中获得了占领市场的机会。”

实际上,这一举措对企业也产生了间接效益。玉钢脱硫后产生的硫酸铵,直接就能销售给当地烟草种植户。

哪里有创新,哪里就有生存的空间。在节能减排这个问题上,中冶设备研究总院还想做更大的文章。他们也一直在思考,如何在打造一家有社会责任心的国企的同时,让自己和客户实现经济上的互利与双赢。

国家节能减排的号令传来,夹在产业政策和企业利益之间,一个正在实施转型的国家科研单位,究竟该如何获得生存的空间,求得发展的机遇?见习记者丁佳
 
  
广西壮族自治区国土资源厅主办        广西国土资源信息中心承办和维护
网站维护联系电话:
 
0771-5655659
0771-5655466
        电子邮箱:gxdzbwg48@126.com
 
桂ICP备05004728